當前位置:杭州新東方烹飪學校官方網站 > 行業新聞 >

教育觀察:中小學作息時間是否也該變

時間:2015-07-01 來源:杭州新東方烹飪學校

 在政府機關工作的陳先生,女兒去年進入東城區一所的中學讀初中,這讓全家人都高興了很長一段時間。然而隨之而來的問題也讓他們煩惱不已。孩 子必須在早晨7點一刻之前入校,而他們住的地方離學校比較遠,要想讓孩子上學不遲到,必須早上6點就起床。無奈之下,他們只好選擇在中學附近租房。這種 “學租房”不但價格昂貴,也讓他們的生活質量下降了不少。

雖然早在去年9月,為減輕學生課業負擔,北京市教委就發出《關于進一步規范學校教學管理科學安排教學授課時間的通知》,要求中小學必須在早8點 后才能安排集體教學活動,但是實際情況是,很多中學都在早晨7點多就安排了早自習,很多任課老師又進一步把這種早自習變成了事實上的統一授課。

陳先生過去上午8點半上班,每天送完小孩后,不到8點就來到單位,大家都笑稱他是“勞動模范”。現單位作息時間調整為9點上班,陳先生更發愁早 上這段時間怎么打發。“如果說,過去有些人擔心小孩上學晚,會耽誤家長上班,但現在大家上班時間普遍變晚,小孩上學時間過早的矛盾就更顯得突出。”陳先生 說,“如果還有個別小孩因為家長工作原因必須早到校,也完全應該通過其他辦法給予照管,不應該讓全市中小學生這么辛苦地早起了。”

課后班省8塊

興趣班卻多花了五六百

上學時間過早讓家長發愁,而小孩放學以后的事情也不讓人省心。一位在事業單位工作的劉姓小學生家長說,從今年新學期開始實行的取消每月8元課后管理班收費規定,也許原本是為了“減負”的目的,但實際執行起來卻給很多家長出了新難題。

雖然很多學校仍然有的課后管理班。“但耽誤老師下班,讓人家義務給咱看孩子,總覺得于心不忍。”劉先生說。

筆者前往朝陽區的一所小學了解到,去年,該校下午3點30分下學后,幾乎所有的同學都參加學校30分鐘的課后管理班,每月收費8元。而今年,課 程時間設置不變,學生家長不方便接也不選擇培訓班的孩子可由專門的老師陪看。同時,學校也與幾個輔導合作機構達成了合作,學生可以自愿選擇如素描、書 法、手工等的培訓班,培訓班就設在校園內。下午3點40分與校外合作的興趣班開始上課,5點20分結束,每項收費370元至500元不等,分20次上完。 學生一般報1至2項,個別的人會報3項。全校大約有60%的同學都參加了興趣班。

“省了8塊錢,卻多花了五六百。”劉先生如此自嘲。“其實多花點錢還不是重要的,如何合理安排好學生放學后的課余生活,學校還是應該多承擔一些責任,這也是為社會化解矛盾。”

實行新的作息時間后,劉先生下班的時間比原來還會晚,孩子放學后的事情怎么安排,更讓劉先生覺得心里沒譜兒。

筆者在豐臺區的一些小學了解到,學校每月仍然收取8元的課后管理班費用,管理時間為3點半放學至4點之間。這些沒有及時執行教委規定的學校實際 也有自己的苦衷:學校遠離市區,很多家長由于下班時間晚而沒法及時來接孩子,學校這么做也是為了更好地照管孩子。而且較之課外托管班每月幾百元的收費,學 校每人每月8元的收費更為合理,家長也更能接受。

與其嚴管放學

不如嚴管上學

市教委近年來出臺的一些規定基本都是圍繞著小學生“減負”的主題,取消課后輔導班收費的政策也正是著眼于此。

然而,由于升學競爭壓力的存在,這些“減負”措施的效果都令人懷疑。由于教委嚴禁學校開設學科性輔導班,很多校外學科輔導班也應運而生,而且“生意紅火”。

筆者在很多學校門前看到,下學時間,很多舉著牌子前來接托管學員的各輔導機構人員擠滿了門口。一位五年級小學生表示,自己班里報這種課外托管班 的同學在三分之一左右,時間大約從下學一直上到5點40分不等。這些校外的托管班基本按小時收費,每小時在15元至20元之間,按月則是260元至600 元不等,提供晚飯則再加收200元至300元,甚至有的還推出了9600元的年卡服務。

“讓孩子參加這種托管班,一方面是為了孩子有人照看,更重要的是想讓這些輔導機構幫孩子提高各門功課成績。”雖然現在“小升初”取消了統一考 試,但各種特長招生及各種形式的私下奧數、外語考試招生,反而讓許多小學生和他們的家長壓力更大了,他們必須參加各種課外班,學習正規課程以外的知識和技 能。

“減負的根本在改革升學選拔制度,在枝節問題上做文章永遠解決不了根本問題。”在政府機關工作的陳先生如此感慨。采訪中,不少家長都表示,如果 根本的問題一時難有大的改觀,有關方面希望通過限制學生在校時間,達到“減負”的部分目的,那么,嚴格管理中小學生上學時間,比嚴格管理他們的放學時間, 不但更容易操作、更有實質上的效果,也更受家長和社會的歡迎。

 

 

 

福建31选7第49期开奖结果